澳大利亚得了被迫害狂想症

……澳大利亚得了被迫害狂想症?

谭主最近看到一篇报道,说的是中国在境内发现并现场抓获了执行情报交联活动的澳大利亚间谍。

4月份,澳大利亚内政部长达顿称,美国已经有人掌握了有关新冠病毒源头的文件,虽然自己没看过文件,但中国应该为病毒起源做出解释。

这一切的缘起,只是因为他3月份曾写了一篇称赞中国疫情防控的文章。就因为这篇文章,他被怀疑私通中国,4月份就被辞去了公职。2个月过去了,情报部门还是没有找到证据。

美国主导,澳媒配合,一起完成了一幕污蔑中国的双簧。

显然,澳大利亚并没有认清谁与自己的利益更攸关。

要求中国为疫情赔偿的参议员费拉万蒂·威尔斯

按理说,中澳之间联系非常紧密,中国不仅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最大的旅游收入和国际学生来源国。

一圈看下来,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态度,近乎偏执、蛮横甚至荒诞。日常生活中,这种荒诞就是对在澳华人的攻击和歧视。4月初以来,澳大利亚就有约380起种族主义袭击的投诉,攻击的对象正是华人和亚裔。

这种被害妄想在疫情期间体现的更为明显,一些澳大利亚政客和媒体反复将病毒与武汉、中国挂钩,推动所谓对新冠病毒源头的独立调查,甚至要求中国给每个澳大利亚人赔偿2万元。

迅速行动,求真务实——记者发现,本次大督查全程都贯彻着这种理念。

中国吸纳了澳大利亚近三分之一(32.6%)的货物和服务出口,美国只有5.3%。

由于澳大利亚国内对华人和亚裔的种族歧视言行和暴力行为现象明显上升,中国文化和旅游部6月5日发布公告,提醒中国游客切实提高安全防范意识,切勿前往澳大利亚旅游。6月9日,教育部也发布留学预警,提醒广大留学人员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

连起来看,走的最近的就是那几个国家,都属于美国领衔的“五眼联盟”。“五眼联盟”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5国政府的情报共享机制。五个国家最强大的情报组织,结成同盟,窃听和共享情报。

要知道,充当“急先锋”的澳大利亚一直跟随的可都是美国的节奏。疫情在中国暴发之后,美国率先叫停中美航班和限制华人入境,澳大利亚便紧随其后;美国疫情暴发之后,美国开始频繁甩锅并无理向中国“索赔”,接着澳大利亚同样上演向华“索赔”的闹剧。

接着,澳外长佩恩频繁在各种场合提及独立调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还跟法、德等欧洲多国领导人通话求支持,结果得到的回应都是拒绝。为此,欧洲还起草了一份议案提交给世卫大会,关键词是反对污名化。

实地核查天价摊位费问题,暗访部分市县行政服务中心“放管服”改革落实进展,一对一访谈了解清理拖欠民营企业账款情况……在督查组到达的地方,一个个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难题得到妥善解决,督查抓落实促发展的“利器”作用正在充分显现。

对于郑文胜而言,2020年10月14日是他这一年来最“惊喜”的一天:他长时间以来的诉求终于得到了妥善回应与解决。

虽然一些澳大利亚政客觉得自己找了个好东家,但美国这棵“大树”真的可靠吗?

早在疫情初期的1月29日,澳大利亚一家媒体就在头版醒目位置上称呼新型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最先针对中国推动所谓对新冠病毒源头独立调查的,也是澳大利亚。

下午两点半左右,督查组到达镇政府,先暗访了解情况,随后组织县、镇、村相关负责人到场开了两个多小时的现场协调会,听取了相关部门意见,提出了解决方案。最终,当地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对郑文胜不能纳入第三轮确权登记田证内的被侵占地块采取适当经济补偿,其他地块面积予以重新测量后发放田证,并要求在1个月内予以办结。

这些高级情报机构中,美国和澳大利亚分别有5家,数量最多,其中就有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等。斯诺登曾经爆料的“棱镜”计划就是“五眼联盟”的项目,这个超国家的情报组织,甚至监听过前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

提起向中国索赔的联邦议员乔治 克里斯滕森,甚至称疫情是“好事”,因为帮澳大利亚反思了与中国的关系。

无奈之下,郑文胜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通过国务院大督查平台反映了问题。10月11日,他等到了督查组核实线索的电话。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自由党成员。该党作为澳大利亚联邦现任的联合执政党之一,很习惯“跟风”美国。

利益交叠,乐见摩擦。这家机构一直在“制造”各种涉华事件,2019年热炒的“中国间谍”潜逃澳大利亚的谣言正是该机构炮制。

美国与澳大利亚的年度贸易额只有700亿美元,而中国跟澳大利亚贸易额是1589.7亿美元。

给中国泼脏水,澳大利亚非常乐于充当“急先锋”。

一个主权国家,对盟友的指令亦步亦趋,反倒觉得是一种“荣誉”。外交部长佩恩曾公开表示,在重大决策前,澳大利亚是世界上少数几个能和美国进行沟通的国家,澳大利亚应该利用好这种特殊关系。

看清了这层关系,谭主也专门去研究了一下在澳大利亚频繁散播“中国威胁论”的始作俑者——澳大利亚战略和政策研究所,发现这家智库的资金来源同样有美国的影子。

该研究所在获得美国国务院约27万美元的资助后,也开始追踪中国和澳大利亚高校间的合作研究,丑化和诋毁相关研究成果。反华,成了美澳之间的一门生意。

因为疫情影响,澳大利亚连续29年的经济增长在今年开始中断。根据澳大利亚央行发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GDP预计下降10%。5月份,澳大利亚的失业率也达到7.1% ,为200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意味国内就业市场将减少近23万个就业岗位。

这意味着,在澳大利亚最需要钱的时候,美国公司公开“差评”了澳大利亚政府的还债能力。这种行为对澳经济而言,无疑是落井下石,雪上加霜。

澳大利亚的病因何在?

有一个词叫被迫害妄想症,用来形容疫情期间澳大利亚某些政客和媒体的对华心态很合适。

该研究所的年度报告显示,其主要的捐助者就是美国的军火商,如洛克希德·马丁等。另外,根据“外国影响力透明度计划”的披露,北约、美国国务院、英国外交部也都是该智库的幕后金主。

“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快就有了回应。”郑文胜说,14日中午督查组工作人员张新梅、侯立波赶到闽侯县,来到郑文胜家中了解实际情况。“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地听我们‘诉苦’。”郑文胜的家中聊完了,督查组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地点,继续开展现场核查工作。

带着线索去,跟着问题走。督查组坚持把“四不两直”暗访督查作为查找企业群众生产生活痛点难点的有效手段,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从稳就业保民生到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从扩大内需稳外贸稳外资到长江流域禁捕、秋冬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本次大督查聚焦2020年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促进一件件重大政策落地见效。

郑文胜说,2019年9月,他的土地确权证一直被压在村里,相关补偿也拿不到。郑文胜曾通过多种渠道进行申诉,然而除了得到千篇一律的公文式回复,就是不得不面对石沉大海般的等待。该怎么办?郑文胜一时间没了主意。

很多人不知道,最早拒绝中国5G的不是美国,而是澳大利亚。2018年,美国开始制裁中国通讯企业,澳大利亚政府很快发布了《5G安全指导书》,将华为排除出了澳大利亚5G建设市场。

作为世界谍报领域老手,澳大利亚最近几年“贼喊捉贼”,一直在指责中国“影响渗透”和“间谍威胁”,以此为由升级对中国的监控。

所谓评级机构下调主权信用评级展望,就是机构不看好这一主权国家未来的偿债能力,对应的可能性就是,未来,澳大利亚现有的AAA主权信用评级可能会被下调至AA+,甚至更低。

声称免受中国侵害的澳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安德鲁 哈斯蒂

最近,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议员莫泽尔曼就比较懵。6月26日,十几名“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的便衣联邦探员突然闯进家门,要搜查他“为中国渗透澳大利亚”的“证据”。

“急先锋”没有得到回应,因为真相大家都看得见。总台驻悉尼记者王聪帮谭主问了一下澳大利亚卫生部,澳大利亚全国发现的6900多例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输入型病例占比确实很高。其中从美国输入病例占比高达14%,是澳大利亚境内病毒的最主要来源国之一。

建立“质询中国”网站的议员乔治·克里斯滕森

谭主梳理了一下频繁对华发表强硬言论的澳大利亚政客,典型的有这么几个:

“感谢国务院惦念着、关心着我们。”10月15日,郑文胜给国务院第七次大督查第七督查组发了一封感谢信。在信中他写道,督查工作是基层农民心里的一道光,“这道光可以照亮九州、点亮千家万户,照进我们每一位农民心中。”(新华社记者顾小立)

5月份,惠誉把澳大利亚现有的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让澳大利亚成为了当时唯一被美国两家主流评级机构下调评级展望至负面的国家。

疫情期间,澳大利亚确实经常会与一些国家进行联合行动。比如跟美国议员一起组成“跨国议会对华政策联盟”。

美国是澳大利亚的解药吗?

现在,这个组织似乎又有了新目标。就在今年5月,澳大利亚新闻集团的旗下媒体《每日电讯报》,公布了一份从“五眼联盟”获得的情报档案,号称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这份所谓的秘密档案,其实完全就是依据已有的污蔑中国的公开报道组合而成,没有任何情报信息。

这不免让人困惑,那些荒诞言行,源自何处,又意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