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晨中超有实力踢德甲仅1人成功留洋须有三大特点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1月2日电(卞立群)“就我观察,目前中超唯一具备踢德甲或是德乙联赛(实力)的球员可能是杨立瑜,但能否留洋最重要的是要看球员自身有没有意愿。”在此间出席德甲联赛活动的间隙,首位登陆欧洲五大联赛的中国球员杨晨在采访中聊到了对于国内球员留洋及青训的相关话题。

留洋德国的话题上,杨晨具有足够的话语权。1998年,24岁的他登陆德甲联赛,成为在欧洲五大联赛球队效力的第一位中国人。

除此之外,杨晨认为把15岁左右的球员送到国外青训也是比较好的方式。“韩国的孙兴慜就是15岁时进入德国汉堡青训。当时跟他同一拨的有5个韩国年轻球员,最后就他一个人踢出来了,虽说比例也不是很大,但是那时候韩国已经开始在把好的青少年球员送到德国培养了。2010年我在汉堡看过孙兴慜的德甲处子秀,他替补出场后,我就觉得这个韩国孩子了不得。”

15岁左右,留洋踢球最合适

杨晨对此表示:“其实这么做也是为了提高国家队的水平,需要他们来带动国家队。不过,我同时也希望我们能够培养出自己的人才。我们现在都在说体教结合,这个结合很重要,教育系统提供好的苗子,体育系统做好专业技术的融入和赛事的监管,这种结合才能起到好的作用。”

霸道作风损人害己。Tik Tok为千千万万普通人提供分享生活的乐趣,同时也凭借巨大信息流获得收入。这么一个再简单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行为,在美国竟遭到以安全理由为借口、实际上是设陷阱的极限施压。面对别人创新带来的竞争压力,美国一些政客和企业不去反思自身在互联网经济时代为什么经常“慢半拍”,却耍起工业革命时期养成的霸道作风,公然强买强卖、强迫技术转让,最终受伤的不仅是对方,更是美国自身经济发展。

“现在科技水平比我留洋时期先进很多,网络传播信息很快,球员们接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这些对于他们是无形之中的干扰,所以比赛的压力可能我比我们那时候大很多。在这个问题上,现在的球员们也可以好好向武磊学习。”杨晨说。

由于老生常谈的青训模式问题,如今的中国足球正处于青黄不接的阶段,国足阵容也逐渐出现了归化球员的身影。

国内球员留洋,关键在意愿和专注

杨晨谈到了武磊,他认为武磊能够出国踢球,不仅是因为球技出色,关键在于他有出国踢球的意愿。“武磊去西班牙后,不管是在哪一级别联赛,都有拼搏和努力的欲望,这是很关键的要素。我们的球员出国踢球,一定要有这种欲望。”

霸权思维是饮鸩止渴。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在许多领域都有着显著优势和巨大影响力。但是,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好处尽占,任何国家都无权包揽国际事务、主宰他国命运、垄断发展优势。只有每个国家尽己所能地实现充分发展,才能最终彼此成就。靠霸权打压中国产品和服务,或许能让美国在一时一事上攫取所谓的利益,但从长期来看,必会“丢了西瓜捡芝麻”,大大损害美国的国际形象和信誉。

本赛季中超联赛有不少本土球员表现非常出色,取得了不小的突破。不过在杨晨看来,具备在德甲或德乙踢球水平的,可能只有广州恒大的杨立瑜。“我觉得到德国不光是踢球,也是学习和涨球的一个过程,所以我建议年轻球员能够出去留洋,不管是去德甲还是德乙或者其他联赛,能够得到锻炼是最重要的。”

同样是大国,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开放发展、合作发展、共同发展的道路。面对摩擦,中方始终强调以对话弥合分歧,以谈判化解争端。与此同时,对于会给国家安全、利益、尊严和企业长远发展造成严重损害的事情,中方的态度十分明确坚定:如果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坚决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代表法兰克福出战的99场比赛中,作为前锋的杨晨打进23球,贡献19次助攻,他还为国足出战35场,打进11球。尤其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与土耳其的小组赛中,杨晨还击中过一次立柱。可以说,杨晨是中国足球“黄金时代”的代表球员之一。

留洋的球员,为何越来越少?

“把咱们好的青少年球员送到德国去培养其实是很好的思路。14、15岁之前,球员可以在国内培养技术,过了这个年龄段,我们可以把球员送到欧洲,培养他们的战术意识,这个阶段球员需要大量的比赛去提高在赛场上合理运用技术的能力,这是当下中国球员所欠缺的。但是我们把球员送出去一定要保证培养的质量和他们的学业,让他们最终得到一个好的结果。”(完)

“如果有孩子想去国外踢球,我们先要问他‘你是真想去国外发展锻炼自己,还是只是去外面镀个金’,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杨晨说。

相比那时杨晨、孙继海、郑智、李铁、邵佳一等中国球员在欧洲主流联赛球队效力的“盛况”,如今的中国足球显得有些“人才凋敝”,相对具有含金量的,也无非效力于西乙联赛西班牙人队的前锋武磊。

霸凌行径不得人心。时至今日,美国依然固守冷战思维,以意识形态划线,肆意搞零和游戏,用“大拳头”代替“大格局”。靠这个套路,即使刷出了存在感、满足了“霸主心”、获得了大利益,却注定会遭到国际社会唾弃。公道自在人心,试问,如果今天连一款好玩的手机App都要恶意打压、抢为己有,那么明天又将如何对待他国的辛勤劳动成果呢?事实上,就连美国媒体都开始担心:“一旦诉诸保护主义、一旦把问题政治化,将不可避免妨碍自然的商业活动。”

除此之外,杨晨认为速度、技术和适应能力这三大特点,是个人球技方面的重要因素。“我和谢晖以及武磊,在国外都适应得比较快,都取得了一些优异的数据,我们有一个共同特点是速度,这是亚洲球员的优势,孙兴慜就是如此。速度、变向能力和灵活性是咱们球员能够在欧洲立足的重要因素。”

这种巧取豪夺的海盗思维背后,是美方不敢直面市场竞争的懦夫心态,是对其本国自由、公平、开放等优良传统的自我否定,是霸权、霸凌、霸道兼具的丑陋表演。如此做派,逆历史潮流而动,反客观规律而行,给步履维艰的世界经济平添诸多危险性和不确定性。

“在商言商,就事论事”,是市场经济国家的基本素养,也是国际经贸往来的通行惯例。“三霸”不会让美国再次伟大,只会让美利坚240多年积累的所谓“光荣与梦想”加速沉沦,让美国经济社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谈到目前留洋球员越来越少,杨晨认为一部分因素在于国内联赛的待遇相对更高。“现在球员在国内联赛效力,收入待遇还是不错的,但去国外可能就没有这么好,付出的努力比实际的回报可能还是会高很多,而且还不见得一定能成功,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对这些球员产生了干扰。”

(王俊岭 作者为本报评论员)